2008-2009工作总结

2008-2009工作总结

       20087月我有幸加入了中铝矿业洛阳矿参加工作,并被安排在采矿一车间担任采矿技术员。回顾一年的工作,自己学到了很多东西,但是还是有很多的不足,以下是我在工作中的一些小结。

从老工人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

刚到采一车间的时候,经常和一些老工人聊天,也经常和一些老工人一起工作。他们为人都很简单爽朗,给人感觉很有亲和力。记得我经过公路的时候,开车的师傅总是按下喇叭。第一开始我以为是他们和我开玩笑,后来师傅告诉我这是在和你打招呼,恍然。他们办事很实在,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方式,在不同的岗位,有着不同的技术。我从他们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记得刚去爆破的时候,接线的时候老是会断线,还是一位的爆破的师傅告诉一般都是聚能穴的铁盖迸射出去割断了导爆管才会断线的,后来每次接线的时候我会把爆头的方向放到旁边,果然再没出现过断线。诸如此类的事情很多,有时候在不知不觉中就学会了很多东西,对工作有很大的帮助。不同工种的师傅擅长的技术也不是一样的,但是有一点他们都是相同的,那就是他们身上依然存在着老一辈工人的那种艰苦朴素的作风,这一点我也是我最值得学习的地方,虽然我还没有学会,但是我会努力。常听人说国有企业的工人大多都是在混日子,起码我在采一车间并没有看到。事情虽然不是很多,但是有了就一定做好。从工人身上学习到的不仅仅是技术,更多的是那种刻苦务实的态度。

采矿不是简简单单的挖矿石

       刚来采一车间的时候,师父经常会带我到采区转,起初我并不是很明白师父的工作是什么,到底抓自采是怎么抓的啊,难道就是到采区看看那么简单?

       其实到现在我还是不太明白,自采到底什么怎么抓的。曾经师父问我:

“你觉得采矿管理主要的内容是什么?”

“采场管理主要应该是爆破设计,车辆调配,挖掘机布置,线路工程;工作面管理主要指的车辆运输和挖掘机调配,钻孔爆破,台阶设计。”

“还有呢?”

“剥土和排土?”我有些不解。

“其实你说的太片面了,做为一个采矿技术员,你认识矿石吗?认识矿石需要的是经验,要认识矿体结构了解节理和解理断层等,学术上这些是地质的知识,除此之外外围的矿点都会先画个范围给他们,这时候会先给几个点,你要可以根据点划出矿界范围,要学会用GPRS仪器等这些是测量知识,电铲如何运作,高压线路如何铺置这是电气知识,挖掘机的挖掘半径是多少,挖掘范围多大,回转半径是多大?这些是机械知识,做为一个采矿技术员这些你都要涉及。”

       师父的那番话让我触动很大,我一直认为做为一个采矿技术员主要应该学的是岩石力学,工程制图,和地质学,其他的都不用,因为都可以用资料查到。现在才发现师父说的一点没错,有些东西需要非常熟悉的,采矿不是一门学科,而是一项生产,这需要你积累很多经验和多方面的涉及。一直到后来去上街做设计,我依然认为采矿最重要的实践知识,是一门综合性的行业,就我们矿而言采矿,破碎,运输都是非常重要的环节,这就是为什么不是采矿专业的人依然可以很好的管理一个矿的生产,而学采矿的人却不一定可以做的很好的原因吧。

工作不是完全是做工

来到采一车间后,我的工作并不是很多,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坐在办公室里面,闲来无事的时候喜欢看看书,那一段时间自己真的有点迷惘,后来的一天,师父跑到我的办公室用比较严厉的口吻对我说:“小石,你不可以这样每天坐在办公室里,采矿是一门实践性很强的行业,你坐在办公司里面怎么能学到东西,你不去现场和工人多接触,多了解采场你将来怎么参加管理?如果你想要继续深造的话,你应该多读书,多学习,而不是每天坐在电脑面前玩游戏,聊天。”说完师父就走了,师父的话虽然严厉但是却句句在理,就算自己迷惘也不可以上班的时候默默无闻,下班的时候碌碌无为。自己的确应该多接触周围,所以我放下手中的传记,关掉电脑,每天早上来的时候就去采区看看,虽然我不知道这样做到底是为了什么,有什么作用,但是我相信师傅对我说的话是对的。现在自己已经形成了一个习惯就是每天来的时候先是打扫卫生,没特殊情况的话就是去采区转转。以前我总是用采区的工人不理会我的理由来打发自己,而现在每天到采区都可以碰到一些师傅聊上两句问问生产情况,因为大家都很熟悉。有些事情很简单,只是自己没有勇气跨出第一步吧,就像鲁迅说的一句话,这个世界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就自然成了路。可以走别人已经走好的路,也可以走自己的路,但是必须要走出第一步。渐渐的自己习惯了这里的工作环境,了解了工作日程。不过大部分的工作都不是关于“采矿”的,有的时候做做报表,有的时候去帮同事看看电脑,写写广播稿等,后来兼职做了团支书,自己感觉很不合格,经常把书记交代的事情搞砸了,有时候写一篇广播稿,拿过去让书记一看,里面有好多错字,语句不通等等。这时候书记总是耐心的告诉我,什么话该怎么说,什么事该怎么做,而我现在明白这些都是我的工作,只不过有主次之分而已,书记的一句话我会永远记得,做什么事情都应该细心一点不可以太粗枝大叶,我知道这点现在我依然做的还是不够好,但是我一直改,也许是一辈子都在改。大部分的工作都是主任安排的,主任作为车间最重要的管理人员的经常让我参加车间的一些活动,并在这些活动工作中告诉我如何合理安排工作,如何调动工人工作的积极性,作为一个领导如何去以身作则,如何从细微之处去发现问题。而我此时也明白这些东西是何等重要,虽然他们教给我的不太一样:

师父说采矿是一门技术性的专业,专业技术是非常重要的;

主任说采矿是一门管理性的专业,生产管理是非常重要的;

书记说采矿是一门综合性的专业,说话做事是非常重要的。

其实我觉得他们说的都很对,只不过出发点不一样,走的路也不一样,目的都是一样的就是让我学到更多的东西,而我也明白的了工作不完全是做工,更多的是帮别人更好的做工,安排别人的工作,和如何让工作更好的进行。虽然我现在并不知道我的发展方向是什么,但是我知道努力做身边的每一件事情就是对的。只有努力了才可以给自己带来希望。

只有尊重他人,才会赢得别人的尊重

       和别人相处交流是我觉得工作中遇到的最大难题,也许是地方差异吧,语言和说话方式不一样会对人与人交流产生很大的障碍。可能是我说话太快了,刚去采区的时候和一些工人说话,他们总是爱理不理的,现在想想也许是他们听的不太懂。还好有师父带着经常和他们去攀谈,互相了解了,现在这种情况基本不存在了。记得以前我负责报产量的时候,每天打电话给那个师傅问他产量,有的时候我还没听明白,对方就挂了。后来在打过去,我依然很客气的问,就这样一次一次的,终于和谐起来了。刚开始去爆破的时候,一个外围师傅给我过来递烟,我没接,直接说了一句:“这地方不能抽烟。”后来那个师傅对我的态度一直很冷淡,我一直不明白是什么原因。直到有一次无意和人聊天说起的时候才知道别人给你递烟,你必须接,这是对人起码的尊重,原来是我的礼节不到。以后我便主动和他们打招呼,递烟的时候也接过来。就这样,大家互相就少了一点隔阂。就像我师父说的话:“一个人太把自己当回事,他就啥也不是。”想赢得别人的尊重首先要学会尊重别人。

只有融入其中才会开心

我在包头上大学的时候,一个内蒙的朋友问我,

“你准备找是地方的工作?”

“离家近点的吧,这几年我跑累了,钱多钱少无所谓,开心一点的。”

“回江苏有什么好,经济落后,也没矿产,还不如就呆在内蒙古。”

“你觉得桔子贵还是苹果贵?”我指着桌上的水果。

“那当然是苹果了。”

“但我偏偏喜欢桔子!”

其实每个人都要自己的喜好,所以才会有了书法家,音乐家,对于我们来说就是采矿工程师。起初我学采矿的时候实属无奈,服从志愿,服从专业调剂到了内蒙古科技大学学习采矿工程专业,当初我读大二的时候家庭条件好了,家人曾想让我复读,后来想让我转个专业,但是我最后还决定学采矿了,不是因为既来之,则安之的心理。这种感觉和思乡的感觉是一样的,你在一个地方呆久了就会有感情,而我学采矿两年了,我也渐渐喜欢这个行业了。有时候兴趣不是与生俱来的,是靠长时间的积累而得来的,而现在的我喜欢采矿这个行业,所以我会更多的去投入到其中。我喜欢爆破,所以只要有时间我总会去和爆破班的王师傅多学习学习。而在爆破的时候,我一点也不觉得累,就算是累了,也觉得很开心。工作中其他的事情也是一样,如果你喜欢了,做起来就会很轻松。现在我在努力培养工作的兴趣,直到有一天我有更重要的工作去做。

阶段自我评价

回顾一年的工作,我很高兴的发现,我又成熟了一点。不知道为什么小的时候总是希望快点长大,现在又害怕长大。有时候莫名其妙的感到烦。有很多老毛病现在还是改不了,例如容易忘事,学习能力差,做事情粗心大意,平时太过于懒惰。这也给工作带来了很大麻烦,例如写报告的时候老是写错字,领导交代的事情老是忘记,师父交我的一些东西咋也学不会。就像我小的时候一样,小学是倒数,中学依然是中等偏下,高中中等偏下,还好有两个争气的姐姐,他们都是优秀的大学生,是他们给了我学习的勇气,虽然我一直觉得自己不是那块料,但是我还是一直在努力,曾经初中有个老师说我头脑不聪明而且不学习,经常逃学,根本不可能考上大学。现在想起头脑好不好使并没什么关系,只有努力了,才会有希望,事实就是证明他说的聪明学生也并不是每个都有成就。也许这就是我唯一的优点吧,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生活方式。记得小的时候凉鞋坏了,不好意思向本来就很拮据的家里开口,自己找个铁丝穿了起来,就这样我依然张大了,而习惯以前日子的我对物质的要求一直没太高的追求。

有人问战国三雄:树有黄鹂,如何使之啼?

织田信长:吾使之啼。

丰田秀吉:吾诱之啼。

德川家康:等。

80后的我一直不知道自己还缺少什么样的东西,目标是什么?今天是这个,明天又是那个,我想最缺少的还是时间的磨砺。

在洛阳矿的一年工作,从采场管理,到破碎系统的了解,到上街实习设计,到公司培训,到爆破等等,我已经习惯了工作的每一件事情,虽然有时候还会为一点小问题发脾气,但是事后想想也许还是自己错了。领导和工人对我都很好,经常有些工人我还不认识,吃早饭的时候帮我给了,迟到的时候经常可以搭上过路车,没去上班的时候还会有人打电话问是不是病了,这些我都记在心里,而我也会为之而努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